永利南海伏季休渔十年 中山渔业生产悄然转型

海鲜市场行情低迷,然而行情的持续走低并没有让以近海捕捞为业的渔民走上转产转业的道路,直接影响上游的渔民的收入,记者却在当地多家海鲜市场看到,不过记者最近走访广东省珠海珠江口时却发现,很多沿海的港口和传统渔业产区的渔民,陈维雄成为珠海休闲渔业的试点船长,这对珠海3000多户渔民来说,陈维雄20年来一直往返在香洲渔港和珠江口海域万山渔场间,休渔已成为渔民的自觉行动,渔民吴锡斤说,休渔只是保护海洋资源的一方面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海鲜市场行情低迷,直接影响上游的渔民的收入,然而行情的持续走低并没有让以近海捕捞为业的渔民走上转产转业的道路。
据中…

5、6月份是我国传统的伏季休渔季,按照惯例,很多沿海的港口和传统渔业产区的渔民,都会忙着靠港卸鱼,上市销售,不过记者最近走访广…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由于过度捕捞和环境污染,历史悠久的全国第二大渔场——万山渔场“人老珠黄”。燃料价格的数倍飙升,对渔民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渔业转型,成为摆在渔民们和政府部门面前的难题。
19艘渔船改装而成的“渔家乐”,是珠海发展休闲渔业首批试点的承载者。体验渔民生活、海上品尝海鲜、观览海岛风情,丰富的海洋休闲旅游新项目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两年多的时间过去,“渔家乐”看到了成为珠海海洋旅游新亮点的曙光。
情侣路迤逦蜿蜒,被冠以“一线海景”称呼的成排高档住宅楼,在房地产价格飞涨的时代越来越多。没人会注意香洲渔港内木质渔船里的男人们,除了船长船工的老婆们和家人们,最多还有附近朝阳市场的鱼贩子们。
北风呼啸的周末,一围“牌九”在一个船舱里被众人环绕,因为不敢惊动旁人,人头攒动但寂静无声。陈维雄在一旁的船上安装着橙色的安全网。除了脸庞黝黑,戴着近视眼镜的陈维雄,不像一个船长。他的70吨全木渔船,是19艘“渔家乐”中的一艘。年关渐近,陈维雄给船头竖起的辟邪用的一米长柚子树杆刷上了大红色,而橙色的安全网也是为春节期间接待游客而更换。
“我家三代都是香洲渔民,‘渔家乐’使我们第一次有了渔获之外的收入。”陈维雄笑咪咪地说。
万山渔场的没落
自18岁拿到“船长证”起,陈维雄20年来一直往返在香洲渔港和珠江口海域万山渔场间。捕鱼、卖鱼,是他生命中最重大的两件事。
“头十年还是不错的,捕鱼的收获比种地的农民强不少。但之后的十年,就一年不如一年了……”倚着橙色的安全网,陈维雄很是感慨。
与陈维雄同样感受的,是香洲渔港数百户渔民。作为全国第二大渔场,万山渔场曾是珠海人的骄傲。如今,因过度捕捞和环境污染,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渔场,在渔民们的眼中已是“人老珠黄”。
资料显示,万山渔场是以东澳岛为中心,向四方拓展的一片海域,因万山岛而得名。由于珠江每年给万山渔场带来丰富的有机物质和无机养分,水产资源丰富,品种繁多,形成着名的“万山渔汛”。从建国起,万山渔场就闻名全国。其中具有捕捞价值的鱼类200多种,贝类66种,虾蟹等甲壳类61种,近海及邻海水产资源量多达6.8—8万吨。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万山渔汛消失,尽管1999年国家农业部决定在南海实行伏季休渔,但至今尚无恢复的迹象。市农业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05年我市海洋捕捞产量为1.32万吨。
“就在十年前,一网下去最多的还可以捞起700斤鱼虾,现在往往只有7斤。这只相当于以前的1%啊!”陈维雄叹息。
同样让渔民耿耿于怀的,是国际原油价格上扬导致渔船出海所用的燃料——柴油价格的飙升。据珠海市农业局渔业科科长梁国平介绍,2004年底,柴油价格为3600元/吨,仅仅一年时间,价格就上涨到4800元/吨。而在整个上世纪90年代,柴油价格均在1000—1500元/吨之间徘徊。
一正一反的两大原因堆积,再加上海产人工养殖的兴起,外地渔船的大量涌入,珠海3000多户海上渔民的处境艰难。
陈维雄一家的日子也不好过,“1997年我从香港花30万元买回这艘二手船,哪想到形势急转直下,除了每年的8、9月,其余时间都没什么鱼可以捞。一年翻新保养约需3万元,两个孩子和老人要养……只能望着眼前情侣路上高楼一幢接一幢地建起来。”
休闲旅游的试验
出海捕鱼有时连油钱都无法赚回,更多渔民选择冬春季在香洲渔港内静候。据介绍,起初在香洲渔港泊港的渔船中,本地籍和外地籍的比例约为10:1,而今是1:3。这点让不少香洲渔民不忿,“不顾休渔禁令,低价弄乱市场,大多是这些外地小渔船做下的。”
风光一时的珠海海洋捕捞业,新世纪里频频遭遇红灯。政府渔业部门注意到了这一点。市农业局渔业科科长梁国平表示,渔业资源衰退的现象在全国已普遍存在,解决问题的重点是要减少渔船,而其中的关键是要为渔民转产转业提供出路。通过给予一定的资金补贴,鼓动渔民将渔船改为水产品收购船是一条比较现实的道路。不少船长“洗脚上岸”,从捕捞转向了水产养殖、水产品加工、海上运输及其它一些产业。
与此同时,市渔业部门还向国家农业部申请资金,有偿将旧渔船拆解。梁国平表示,第一、第二批共43艘淘汰渔船去年先后拆解完毕,补助资金已发放到渔民手中。珠海第三批47艘淘汰渔船,已获农业部批准的为25艘,今年将实施拆解。
最能让渔民和市民眼见的变化,是19艘“渔家乐”渔船的出现。这不仅是一批黄色外表的旅游通途的渔船出现在珠海,更是一种新事物的诞生。
由农业、交通、海事等11个部门组成的珠海市休闲渔业领导小组,2003年开始了探索。渔业的转型引进了市场机制,渔家乐海上休闲旅游有限公司竞到了珠海休闲渔业的独家专营权。当年10月,与另18家渔户一起,陈维雄成为珠海休闲渔业的试点船长。
陈维雄将他的“渔家乐”18号船“武装到牙齿”:对讲机、报警器、海图机、GPS、32海里范围的雷达一应俱全。
“渔家乐”的曙光
“珠海有‘百岛之市’的美称,但海洋旅游开发得并不好。人们来到珠海,只能在海边看看渔女雕像,再就是环岛游。能体验渔民生活、能海上品尝海鲜,还能观览海岛风情,‘渔家乐’是很吸引人的。”李树岐称,“渔家打上的鱼,游客吃不完可以带走,最多的一拨游客带走了100多斤鱼虾!”
渔家乐公司的统计显示,珠海开展休闲渔业至2005年年底,19艘船共计出航1480航次,载客累计17080人次,每艘休闲渔船比普通渔船年平均增收约4万元。
“2005年从事‘渔家乐’带给我家5万元的收入,加上打鱼总收入为10万元。与前一年收入相比增加了10%左右,我想将来肯定会更好。”陈维雄称。
“渔家乐”一日游的收费是1900元/船,核定载客12人。花100多元就可近距离贴近渔家生活,“渔家乐”的生意自然越来越好。“最多的时候是在秋天,一月我要跑25天。最淡的冬季,一月也有一周拉着游客逛海。”陈维雄称。
“渔家乐”带来的好处,只能让19户渔民尝到。这对珠海3000多户渔民来说,望梅难解渴。在抓好渔业生产结构调整的同时,大力发展休闲渔业,是政府农业部门在试点之后将展开的行动。“我们已经有增加‘渔家乐’船数量、让更多的渔民增收致富的思路,有待政府部门批准。”李树岐表示。
陈维雄雇请了两位船工,专事捕鱼。而为游客烹制生猛海鲜,则是妻子何淑珍的长项。
“搞一个普通话培训班啦,组织我们学学普通话,接待客人时我总是张嘴困难。”一直在一旁整理鱼网的何淑珍,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话。她向管理部门提出的这个建议,令所有人都忍俊不禁。编辑:王宇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海鲜市场行情低迷,直接影响上游的渔民的收入,然而行情的持续走低并没有让以近海捕捞为业的渔民走上转产转业的道路。

永利,5、6月份是我国传统的伏季休渔季,按照惯例,很多沿海的港口和传统渔业产区的渔民,都会忙着靠港卸鱼,上市销售,不过记者最近走访广东省珠海珠江口时却发现,珠海的各大海鲜市场没有了以往的热闹景象,不仅上市海鲜品种单一,不少销售者也表示生意惨淡。

十年休渔,效果有目共睹。但是,休渔只是保护海洋资源的一方面,由于近年来污染增加,加上捕捞技术越来越先进,捕捞强度超过了资源的再生能力,近海渔业资源也逐步衰竭。还有一个令人痛心的现象,电鱼、炸鱼、毒鱼现象也禁而不止,海洋资源惨遭破坏,这些都大大抵消了休渔两个月的作用。
“往往是休渔期结束几天后,渔获量又回复如常。”一些渔民告诉记者,“我们相当一部分渔船所捕的多是小鱼小虾,也无多少市场价值。”记者前年随休闲船渔出海时,亲眼见到渔民在近海下网的渔获情况:打上来的均为一些小鱼小虾,且数量很少。相反,各类垃圾、杂物等却非常多。想在海上“就地取材”让游客“一饱口福”着实不容易。
据了解,在珠江口海域一带,长期滞留着一些来自外省的“三无”船只,这些船只往往无视休渔禁令,神出鬼没在浅海游荡,非法作业。也对渔业资源造成很大的破坏。由于各种原因,对于这类“三无”船只,执法部门打击力度再大,也无法完全杜绝。
“由于海洋资源越来越贫乏,加上近年来柴油价高涨,出海捕捞常常亏本,我早在6年前开始,就慢慢地减少海上作业,更多地转向休闲渔业。”吴锡斤说。
昨天上午,横门渔港。
数十艘大大小小的渔船,一排排有序地停泊内港,除了波涛拍岸声音和船只随波起伏声响,几乎听不到什么动静。与平时的繁忙热闹有明显反差。
一个主要原因:休渔了。
从6月1日起,和全国各地渔港一样,这里的一艘艘休渔船静静靠泊港湾,渔民们收起了网具……浩瀚南海将迎来2个月的宁静。
南海伏季休渔制度从1999年开始实施,迄今已进入第10年。经过多年的定时“歇息”和养护,海洋渔业资源无疑得到较好的保护和恢复,遏制了资源衰竭的趋势,渔民从中获利。更加重要的是,10截休渔,提高了中山人的海洋和渔业资源的保护意识,从昔日的“以海洋捕捞为生”转为“以淡水养殖为主”,中山渔业逐步脱离海洋,渔民、农民的生活水平也在提高……

永利 1

海鲜市场行情低迷,直接影响上游的渔民的收入,然而记者进一步调查后发现,行情的持续走低并没有让以近海捕捞为业的渔民走上转产转业的道路。不少渔民更是一边亏本,一边坚持出海捕捞,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珠海海鲜市场行情遇冷?又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渔民宁可做“亏本生意”也不放下渔船、走上转产转业的路呢?

“休渔期到了,我们自觉收网”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5、6月份是我国传统的伏季休渔季,按照惯例,很多沿海的港口和传统渔业产区的渔民,都会忙着靠港卸鱼,上市销售,不过记者最近走访广东省珠海珠江口时却发现,珠海的各大海鲜市场没有了以往的热闹景象,不仅上市海鲜品种单一,不少销售者也表示生意惨淡。

傍晚时分,以往正是珠海各大海鲜市场行情最为火爆的时候。不过最近,记者却在当地多家海鲜市场看到,海鲜零售摊档前生意惨淡。

横门渔港位于南朗镇横门社区居委会,这是一个传统的渔村,由原来的4个纯渔村合并组成,全村纯渔民超过2000人。
走进渔村,也许是休渔原因,平时白天很少有人走动的村里,明显热闹起来。
“很多休渔船回来了,渔民都在家,人气旺许多了。”渔民吴锡斤说,“每年这个时候,不用政府动员,我们都主动收网回家。这么多年了,大家都非常自觉。”
吴锡斤今年45岁,有一艘108马力的渔船,一直以来靠出海捕捞为生,近年更兼做起“休闲游。”他告诉记者:“在南海实行休渔第一年,我们当中一些渔民想不通。休渔期结束后,发现打上来的鱼比平时要多,渔民们才恍然大悟:休渔和不休渔就是不一样。”正是理解了休渔的意义、尝到了休渔的甜头,休渔已成为渔民的自觉行动,6月1日,我市的休渔对象都能自觉驾船返港。

海鲜市场行情低迷,直接影响上游的渔民的收入,然而记者进一步调查后发现,行情的持续走低并没有让以近海捕捞为业的渔民走上转产转业的道路。不少渔民更是一边亏本,一边坚持出海捕捞,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珠海海鲜市场行情遇冷?又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渔民宁可做“亏本生意”也不放下渔船、走上转产转业的路呢?

在珠海市香洲区的吉莲市场,十多家海鲜档档主们正望着眼前滞销的各色河海鲜产品出神。在记者停留的1个小时里,鲜有顾客前来购买海鲜产品。

渔业资源得到一定恢复

傍晚时分,以往正是珠海各大海鲜市场行情最为火爆的时候。不过最近,记者却在当地多家海鲜市场看到,海鲜零售摊档前生意惨淡。

摊主:来点这种鱼要不要?有新鲜的,啊?你看,他问了就走了。

“客观地说,经过9年的休渔,渔业资源均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广大渔民真正受益,实现了渔业的可持续发展。”中山渔政支队队长梁金海说。
国家有关部门所做的生产监测资料显示,去年休渔后的8月份,三对双拖监测船在珠江口海域渔获总产量192吨,平均渔获率410.38公斤/小时,比今年上半年1-5月份平均渔获率155公斤/小时大幅提高。与2005、2006年同期相比,2007年8月份的平均渔获率410.38公斤/小时属于最高。
有关专家称,每年春季,是海洋大多数鱼类的产卵繁殖期,在产卵期全面禁渔非常重要。繁殖季节,鱼类有相对集中的特点,保护一条鱼产卵,同时保护幼体的生长,将大大增加资源的补充群体数量。
为了更好地养护资源,除了每年休渔,我省早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设立珠江口幼鱼幼虾保护区,规定每年的农历4月20日至7月20日,保护区内禁止拖网作业。每年休渔期间,我市海洋与渔业部门都开展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以改善近海水域生态环境和生物体系,增殖、保护与恢复近海渔业资源。

在珠海市香洲区的吉莲市场,十多家海鲜档档主们正望着眼前滞销的各色河海鲜产品出神。在记者停留的1个小时里,鲜有顾客前来购买海鲜产品。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价,档主郑翠芬还是没能挽留住眼前这位顾客,她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在珠海经营海鲜生意十几年,这两年海鲜生意越来越难做,不仅渔船提供的海鲜种类少了,进货价格也随着供给量减少而水涨船高。

渔业生产转型成功

摊主:来点这种鱼要不要?有新鲜的,啊?你看,他问了就走了。

这也迫使原本只卖冰鲜海鲜的她不得不买入部分河鲜充数,并且提高价格出售。

休渔十年来,随着海洋和渔业保护意识的增强,加上渔业资源衰退等客观现实的制约,中山渔民和中山渔业已在逐步转型。
一方面,渔民转产转业。如休闲渔业,在市渔业部门的指引下,早从6年前开始,中山就出现了休闲渔业:就是利用原有捕捞渔船,改造为休闲游船,以搭截客人出海游玩、度假为业。中山全市目前共有19艘渔船从事此业。
“一年下来50—60个航次,每次利润约500元左右,加上近两年来政府有柴油补贴等相关扶持措施,不搞单纯捕捞了,日子也还过得去。”渔民吴佳添说。
从保护海洋资源和减少海捕强度出发,国家早从4年前开始,对相关渔船实行强制性淘汰,政府给予补贴。近几年我市淘汰的渔船达125多艘,100多名纯渔民“洗脚上岸”,接受了政府的免费培训,拿到相关技能证书。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员也走出了渔业。
一方面,渔业生产结构的调整。多年来,中山渔业早已走出“以海为本“局面,转而以淡水养殖为主。
目前全市淡水养殖面积达30多万亩,近十年来几乎是每年以近1万亩幅度增长。
养殖结构也在不断优化调整,70%以上为优质、高值水产品,渔业效益逐年提高。凭着养殖业的崛起,中山已走向全省渔业强市之列。
“多年来,中山海洋捕捞业产值占整个渔业的比重就不足10%,现在更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梁培枝说。
淡出海洋,跳出海洋,中山渔业天地越来越宽。
中山渔民正逐渐淡出大海,转产转业;中山渔业“主战场”也早已转向淡水养殖,这一切,相信不仅是对海洋资源的主动保护,更是渔民走向幸福的有效途径。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价,档主郑翠芬还是没能挽留住眼前这位顾客,她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在珠海经营海鲜生意十几年,这两年海鲜生意越来越难做,不仅渔船提供的海鲜种类少了,进货价格也随着供给量减少而水涨船高。

而随着一年一度的珠江禁渔期到来,河鲜进货渠道进一步收窄,郑翠芬说,眼下正是海鲜零售摊档们“最难熬”的时候:

南方渔网编辑:柳凡

这也迫使原本只卖冰鲜海鲜的她不得不买入部分河鲜充数,并且提高价格出售。

郑翠芬:很少人来买,这个季节是最难做的了,加上现在休渔期,现在市场的人比较少。生意减少好多啦,一下子涨了好几块钱。

而随着一年一度的珠江禁渔期到来,河鲜进货渠道进一步收窄,郑翠芬说,眼下正是海鲜零售摊档们“最难熬”的时候:

市场不景气,不少海鲜档主们认为近年来渔获少,效益低,不少因此渔民转产转业,不再出海是主要原因。当然,也有人对这两年骤减的市场行情表示困惑:

郑翠芬:很少人来买,这个季节是最难做的了,加上现在休渔期,现在市场的人比较少。生意减少好多啦,一下子涨了好几块钱。

摊主:这几年的生意比前几年差一点,具体原因我们也不大明白。

市场不景气,不少海鲜档主们认为近年来渔获少,效益低,不少因此渔民转产转业,不再出海是主要原因。当然,也有人对这两年骤减的市场行情表示困惑:

那么,以海鲜闻名的珠海,市场却为何在这两年突然遭遇“滑铁卢”?是否真的如销售者们所说的,是因为渔获少,而当地渔民已经纷纷转产转业了呢?

摊主:这几年的生意比前几年差一点,具体原因我们也不大明白。

珠海市万山群岛是当地海鲜的重要产地,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周边海域更是曾经名列全国六大渔场之一。这里绝大部分岛民世代靠出海捕鱼为生。

那么,以海鲜闻名的珠海,市场却为何在这两年突然遭遇“滑铁卢”?是否真的如销售者们所说的,是因为渔获少,而当地渔民已经纷纷转产转业了呢?

万山镇万山村就是岛上渔村的典型代表:全村450人,有超过一半的村民直接从事渔业生产。

珠海市万山群岛是当地海鲜的重要产地,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周边海域更是曾经名列全国六大渔场之一。这里绝大部分岛民世代靠出海捕鱼为生。

村支书殷金好从事渔业生产多年,她告诉记者,以往出海从来没想过空手而归,而如今,他们却在考虑出一趟海能否保本归来:

万山镇万山村就是岛上渔村的典型代表:全村450人,有超过一半的村民直接从事渔业生产。

殷金好:我们以前出海从来没想到要亏本回来的,现在出一趟海要考虑会不会亏本。现在海上资源少,渔民出海打鱼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

村支书殷金好从事渔业生产多年,她告诉记者,以往出海从来没想过空手而归,而如今,他们却在考虑出一趟海能否保本归来:

殷金好表示,这两年渔获减少尤为明显,由于此前的过度捕捞,近海海洋资源枯竭的迹象已经日渐显现,目前村民的年均收入只有1万多一年。不过即便如此,绝大部分渔民并没有选择转产,而是继续坚持出海:

殷金好:我们以前出海从来没想到要亏本回来的,现在出一趟海要考虑会不会亏本。现在海上资源少,渔民出海打鱼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

殷金好:因为我们是渔民,天气好天气不好,都要出海,除了打台风。

殷金好表示,这两年渔获减少尤为明显,由于此前的过度捕捞,近海海洋资源枯竭的迹象已经日渐显现,目前村民的年均收入只有1万多一年。不过即便如此,绝大部分渔民并没有选择转产,而是继续坚持出海:

殷金好说,村民也曾考虑过上岸另谋生路,不过除了目前尚未成型的岛上休闲旅游,渔民们可供选择的出路并不多。少数渔民只是在本岛就业,经济状况并没有因为转产而明显改善。而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大家转产的积极性并不高。

殷金好:因为我们是渔民,天气好天气不好,都要出海,除了打台风。

殷金好:我们都是打渔的。都没有,都是打渔的,很多人都不干了。有些就回去找工作,有些就在这里送一下人,钓一下鱼,有些就开一些小店在这里。

殷金好说,村民也曾考虑过上岸另谋生路,不过除了目前尚未成型的岛上休闲旅游,渔民们可供选择的出路并不多。少数渔民只是在本岛就业,经济状况并没有因为转产而明显改善。而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大家转产的积极性并不高。

海鲜市场行情惨淡,发愁的不仅是海鲜销售者,更是上游世代以打渔为生的传统渔民。然而明知道无利可图,渔民们却宁可一边亏本,一边坚持出海。是什么让渔民们宁可守着日益枯竭的海洋资源,也不愿意走上转型的道路?传统渔业转型的破题之路又在哪?

殷金好:我们都是打渔的。都没有,都是打渔的,很多人都不干了。有些就回去找工作,有些就在这里送一下人,钓一下鱼,有些就开一些小店在这里。

前不久,广东《沿海渔民转产转业议案办理情况报告》获得广东省人大审议通过,至此,广东省《关于扶持沿海渔民转产转业保持渔区稳定议案》顺利结案。

海鲜市场行情惨淡,发愁的不仅是海鲜销售者,更是上游世代以打渔为生的传统渔民。然而明知道无利可图,渔民们却宁可一边亏本,一边坚持出海。是什么让渔民们宁可守着日益枯竭的海洋资源,也不愿意走上转型的道路?传统渔业转型的破题之路又在哪?

据了解,从这项《议案》2010年第二阶段实施以来,广东全省共淘汰落后渔船392艘,完成渔民安居工程5000户,针对渔民新增就业岗位超过一万个,带动渔民就业近万人。“减船,安置,再就业”成了这五年来广东渔业促进渔民转产转业的关键词。

前不久,广东《沿海渔民转产转业议案办理情况报告》获得广东省人大审议通过,至此,广东省《关于扶持沿海渔民转产转业保持渔区稳定议案》顺利结案。

然而,虽然有多项利好政策的推动,珠海渔民转产转业效果却并不理想,数据显示,去年珠海市从事海洋渔业的人口数量为10761人,而2013年的人口为10901人,渔业人口数量只减少了170人。为何有不少渔民还是愿意守着连年亏损的渔船和日益枯竭的海洋资源,坚持出海捕捞呢?

据了解,从这项《议案》2010年第二阶段实施以来,广东全省共淘汰落后渔船392艘,完成渔民安居工程5000户,针对渔民新增就业岗位超过一万个,带动渔民就业近万人。“减船,安置,再就业”成了这五年来广东渔业促进渔民转产转业的关键词。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珠海市海洋农业和水务局渔业科科长梁国平,他印证了珠海当地渔民转产转业积极性不高,渔业人口数量并变化不大的说法。

然而,虽然有多项利好政策的推动,珠海渔民转产转业效果却并不理想,数据显示,去年珠海市从事海洋渔业的人口数量为10761人,而2013年的人口为10901人,渔业人口数量只减少了170人。为何有不少渔民还是愿意守着连年亏损的渔船和日益枯竭的海洋资源,坚持出海捕捞呢?

梁国平: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因为他现在要转产的话,如果有船的话,他不去转,除非船没有了,他没办法了,逼着他他才上岸。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珠海市海洋农业和水务局渔业科科长梁国平,他印证了珠海当地渔民转产转业积极性不高,渔业人口数量并变化不大的说法。

梁国平告诉记者,渔民转产转业政策“遇冷”是近几年才出现的新情况。而冷热变化的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在于国家针对渔民的帮扶政策已经悄然发生了转变。

梁国平: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因为他现在要转产的话,如果有船的话,他不去转,除非船没有了,他没办法了,逼着他他才上岸。

梁国平:早几年国家对渔民转产转业,给予了一定的补助,刚开始是按照功率,每千瓦是1000块钱,后来是2500元,再加上海洋捕捞比较差,经济效益比较低,那段时间淘汰渔船数量比较多。

梁国平告诉记者,渔民转产转业政策“遇冷”是近几年才出现的新情况。而冷热变化的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在于国家针对渔民的帮扶政策已经悄然发生了转变。

但是后来国家又出台了一个柴油补贴的政策,给予捕捞渔船一定的柴油补助。从那时候开始的话,淘汰渔船就已经很少了。

梁国平:早几年国家对渔民转产转业,给予了一定的补助,刚开始是按照功率,每千瓦是1000块钱,后来是2500元,再加上海洋捕捞比较差,经济效益比较低,那段时间淘汰渔船数量比较多。

据了解,从2006年开始,我国实行渔业成品油价格补贴政策,对从事近海、内陆捕捞和水产养殖并使用机动渔船的渔民和渔业企业按照其功率大小,参考国际成品油价格进行补助,在这一过程,部分渔民通过领取补助,改善了生活条件,并顺利实现转产。

但是后来国家又出台了一个柴油补贴的政策,给予捕捞渔船一定的柴油补助。从那时候开始的话,淘汰渔船就已经很少了。

就这样,不少从事传统渔业生产的渔民宁愿守着小船,领着柴油补贴,而不愿进行旧船升级改造,出海打鱼也成了例行公事的“副业”。梁国平认为,这也正是大部分渔民不愿意放弃传统近海捕捞原因。

据了解,从2006年开始,我国实行渔业成品油价格补贴政策,对从事近海、内陆捕捞和水产养殖并使用机动渔船的渔民和渔业企业按照其功率大小,参考国际成品油价格进行补助,在这一过程,部分渔民通过领取补助,改善了生活条件,并顺利实现转产。

而在梁国平看来,珠海渔业实现转型已经迫在眉睫,而破题的关键,就在于通过渔船改造升级,促进海洋渔业向朝产业化、多元化方向发展,从而进一步实现渔民增收和海洋资源保护“两不误”的良性发展:

就这样,不少从事传统渔业生产的渔民宁愿守着小船,领着柴油补贴,而不愿进行旧船升级改造,出海打鱼也成了例行公事的“副业”。梁国平认为,这也正是大部分渔民不愿意放弃传统近海捕捞原因。

梁国平:一个当然地希望他们能够通过更新改造,把旧的渔船,老的渔船淘汰掉,造大的渔船,去发展外海,或者远洋渔业。第二个我们希望发展休闲渔业,逐步向休闲旅游这个方向去转。我们也希望通过改造,去从事休闲渔业。

而在梁国平看来,珠海渔业实现转型已经迫在眉睫,而破题的关键,就在于通过渔船改造升级,促进海洋渔业向朝产业化、多元化方向发展,从而进一步实现渔民增收和海洋资源保护“两不误”的良性发展:

不过,珠海市香洲区渔业协会副会长冼爱银认为,在目前海洋休闲农业尚未找到可复制的成功经验情况下,让渔民不再亏本出海,是解决当前珠海渔业困境的当务之急。

梁国平:一个当然地希望他们能够通过更新改造,把旧的渔船,老的渔船淘汰掉,造大的渔船,去发展外海,或者远洋渔业。第二个我们希望发展休闲渔业,逐步向休闲旅游这个方向去转。我们也希望通过改造,去从事休闲渔业。

她同时透露,目前年轻一代的渔民们也在探索如何为这份古老的行业寻找新的出路,而淘汰低功率小船,打造大型现代渔船,从近海走向深蓝。或许是下一步渔民出路所在。目前协会会员中已经拥有20多条远洋捕捞渔船,眼下还有4条正打算下水。不过,要实现“大船梦”,冼爱银等人也希望国家能够转变补贴方式,支持近海渔民的“转型升级”:

不过,珠海市香洲区渔业协会副会长冼爱银认为,在目前海洋休闲农业尚未找到可复制的成功经验情况下,让渔民不再亏本出海,是解决当前珠海渔业困境的当务之急。

冼爱银:现在我们转产,好像转了以后,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客源,现在好多船都想更新啦,我们这几年差不多更新20只了,以后国家补贴能不能帮扶我们更新大的船,做远洋渔业,到深海那边去?

她同时透露,目前年轻一代的渔民们也在探索如何为这份古老的行业寻找新的出路,而淘汰低功率小船,打造大型现代渔船,从近海走向深蓝。或许是下一步渔民出路所在。目前协会会员中已经拥有20多条远洋捕捞渔船,眼下还有4条正打算下水。不过,要实现“大船梦”,冼爱银等人也希望国家能够转变补贴方式,支持近海渔民的“转型升级”:

冼爱银:现在我们转产,好像转了以后,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客源,现在好多船都想更新啦,我们这几年差不多更新20只了,以后国家补贴能不能帮扶我们更新大的船,做远洋渔业,到深海那边去?